3551企业丨十年转化走向市场,盛齐安治疗肿瘤技术登陆三甲医院
2020-08-21 7:55:00
分享到

日前,省医保局与省卫健委联合下发《关于部分新增和修订医疗服务价格项目有关问题的通知》,光谷“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针对多癌种适应症”等一批新增医疗服务项目通过审批

目前,这一自主研发的突破性生物技术,已在深圳、山东、河北、天津、安徽、湖北、湖南等7省市获批上市,并将进入同济、协和、省人民、中南、省肿瘤等武汉多家三甲医院。

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是一种全新的肿瘤生物免疫治疗技术。湖北盛齐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孟凡帆介绍,与传统肿瘤治疗手段不同,该技术是以肿瘤细胞释放的囊泡与化疗药物有机结合后,再输注到患者体内,靶向杀伤肿瘤细胞、特别是肿瘤干细胞,如同一枚枚装了精确制导系统的“小炮弹”。

历经10年,这些来源于肿瘤细胞的“小炮弹”,终于从高校实验室,走向了市场。

“纵使失败,也能让别人少走弯路”

光谷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发明人,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教授、博导黄波,他同时也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系教授。

2006年,黄波放弃相继在武汉和北京建立独立实验室,一头扎进肿瘤免疫、肿瘤生物治疗等前沿医学研究。他希望,载药囊泡技术有朝一日能实现转化,走向市场。

盛齐安研发人员正在研究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

黄波介绍,载药囊泡所搭载的化疗药物剂量,仅为传统化疗用药量的两千分之一至四千分之一,对人体毒副作用更小。由于对肿瘤干细胞实施的是精准靶向打击,可防止肿瘤的复发与转移。这些形同“弹壳”的囊泡,提取自肿瘤细胞本身,能充分迷惑肿瘤,放松对外来“异质性”入侵的警惕。在实施“点杀”式打击的同时,载药囊泡还会逆转肿瘤相关的巨噬细胞,趋化具有抗肿瘤活性的中性粒细胞等,激活人体天然免疫系统,共同作战。

截至目前,黄波团队已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70余篇。但他也坦言,尽管这项创新突破让癌症患者的治疗多了新的选择和可能,但目前载药囊泡技术仍处于第一代,未来还有很大的医学探索空间。

“纵使我付出一切努力的最后仍是失败,载药囊泡技术仍然无法治疗肿瘤,但至少能让别的科学家少走弯路。”黄波说。

对抗肿瘤,研发“炮弹”背水一战

生物医药产业周期长、投入高、风险大,任何新药、新技术的研发突破,动辄十年。癌症,更是一道世界难题。

2009年,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迈出市场化的关键一步——盛齐安生物成立,联合包括武汉协和医院金阳教授团队在内的诸多临床专家,加速成果的临床转化。

这支临床转化团队,曾参与“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973计划”等20多项国家、省级重大科研项目。

直至2017年,盛齐安生物在长达8年时间里,几乎没有营业收入,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囊泡技术用于不同癌症的“炮弹”研发。

恶性胸腔积液是载药囊泡治疗肿瘤技术应用的首个适应症。孟凡帆介绍,无论肺癌、乳腺癌还是卵巢癌等癌症,众多实体瘤均可转移至胸膜腔,形成恶性胸腔积液。以肺癌为例,60%的晚期肺癌患者,都饱受恶性胸腔积液的折磨,临床一直缺乏有效治疗手段。

2019年,金阳教授团队在《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上,刊发了一组载药囊泡治疗恶性胸腔积液的最新成果:该研究共入组11例晚期肺癌恶性胸腔积液患者,其中4例患者完全缓解,6例部分缓解,1例患者无反应,客观临床缓解率90.91%。

除了恶性胸腔积液,天津市南开医院王西墨教授团队临床研究显示,在胆管癌方面,利用载药囊泡技术,约30%的患者胆道梗阻部分缓解,约半数患者首次疗程后,黄疸症状减轻。

“载药囊泡”进入临床应用

目前,盛齐安生物已与全国60余家三甲医院,开展了覆盖多个癌种的临床试验,包括肺癌、肝癌、胃癌、食管癌、直肠癌、淋巴癌、乳腺癌等。

图源:盛齐安

针对不同癌种,研发人员正不断探索“炮弹”型号,提升打击能力。该公司当前在研项目,还有围绕各类癌症引发的恶性胸腔积液、恶性腹腔积液,以及腔道恶性梗阻、肿瘤切除术后灌洗等。

2010年以来,全球关于细胞外囊泡的学术成果年均呈几何倍数增长。2019年,全球胸腔积液治疗市场规模,达到44.8亿美元

“物价部门的批准,意味着这项技术有了定价能力,真正走向了市场,也意味着企业终于实现了创新造血。”孟凡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