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1企业 | 找准“隐形”风口,康圣环球想要人人都做得起专科检验
2019-09-17 8:45:41
分享到

康圣环球

去医院看病或者体检,最常见的检验项目是查血。同样是查血,几乎人人都知道查红细胞、白细胞、肝功能,但看到下面这些项目,大家可能都要懵圈了:特殊染色及酶组织化学染色诊断、神经母细胞瘤微小残留检验、凝血因子Ⅴ突变……

这些光看名字就感觉很高大上的检验项目,很少有人会碰到,但在预防、诊断、治疗疑难杂症时,它们又必不可少,而且大多数医院还做不了,需要请“特种部队”上场。

总部位于光谷生物城的3551企业康圣环球医学技术有限公司,正是医学检验领域的一支“特种部队”。

每天,康圣环球设在武汉、北京、上海、成都、乌鲁木齐的检验中心,会收到近1万份从全国600多个城市运来的医学样本。报告审核完后半个小时内,检验报告的电子版就会通过系统发送到各家医院,实现云端传输。

企如其名,已然成为国内特检行业龙头老大的康圣环球,下一站的目标是走出国门,走向国际市场,让康圣先进的医学检验服务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

找准“隐形”风口,三年席卷全国

康圣环球医学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CEO黄士昂教授(图片为本人提供)

康圣环球创始人、CEO黄士昂教授是学而优则商的一个典型。

他出生于武汉的一个医学世家,同济医科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后,在全国TOP10医院之一武汉协和医院做了三年临床工作,又远赴美国深造,逐渐成长为血液病学科带头人,是人造血干细胞主要生物标志及其分离纯化方法的主要发明人之一。

在硅谷多家医学公司、研究机构担任高级科学家及首席技术执行官后,黄士昂萌生了回家乡创业的念头。这一方面是深受硅谷火热创业气氛感染,更重要的是他认准了一个“隐形”风口——专科特检。

黄士昂解释说,中国的大型医院各科俱全,但大部分专科并不大。以血液科为例,只有50—100张病床,需要的检验项目却有300—500项,这就为第三方机构提供了广阔舞台。“只要你能提供全面、系统、先进的特检,而且患者还负担得起,基本上就是‘风来了,猪都可以飞上天’。”

2003年,黄士昂创办武汉康圣达科技有限公司。事情的进展印证了他的判断。

每到一个城市,往往是排名前三位的医院还在犹豫要不要给他们送标本,四五六名已抢先合作,并且很快在专科特检规模和效果上超过前者,倒逼其参与合作。

“我们看到了国内医疗领域的结构性缺陷。这个缺陷必须有人来弥补,所以在这里面创业,风险相对较小。”他说。藉由这一核心商业模式,康圣在三年内席卷全国。

最好的专科检验,谁都能负担得起

前不久,黄士昂在飞机上碰到同济医院血液科负责人。对方说,康圣帮他们做了一个第二代基因测序项目,他们借此获取了中国首个噬血综合征家族基因序列的遗传数据,虽然很贵,差不多2万元一次,但很值得。

类似的尖板眼,康圣做了很多。例如针对范可尼贫血的一项检验,这种贫血在儿童再生障碍性贫血中占到十分之一,需要进行鉴别性诊断。在美国做这项检验需要300—500美元,而康圣环球的需要1000美元。

黄士昂说:“因为我们的比美国的更先进,用的第二代基因测序,得到的结果比美国的分子生物学层面的检验结果更准确。现在全国这类标本都会送到我们这里来。”

康圣环球

当然,好东西并不一定都要这么贵。黄士昂介绍,康圣检验项目平均价格在一两百美元。公司的理念是遵循国际上的行业规范,开发和引进最好的技术,提供中国最好的专科检验服务。他们希望普通患者也能负担得起,所以利润率并不高。

康圣拥有3.8万平方米大型医学检验实验室,每年开发近百个新的检验项目。美国一家上市公司的CEO参观康圣实验室时,很惊讶地说,关在里面感觉就像是在加利福尼亚的实验室。瑞典两位专家的评价更高:没想到世界上有这么大、这么好的实验室。

在特检行业,比实验室和设备更重要的是人才。与普检相比,特检还不能实现自动化,检验数据一般医生是看不懂的。

在美国,医生需要经过十几年培养,才能做专科病理检验以及发报告。康圣非常看重高端人才的储备和培养,一边不断引进全世界这一行业的顶尖人才,一边也在国内自己培养。

大数据+AI,管理疾病全流程

襄阳一位病人来武汉协和医院看病,回襄阳后,联网的系统会提醒他定期复查,他可以去附近的医疗点抽血,也可以由专业人员上门抽血。

血液样本被送到武汉进行检验,结果出来后,第一时间发送给病人的主治医生,医生对下一步治疗给出建议——这是康圣正在尝试构建的疾病全流程管理,即借助互联网体系,来介入疾病早期检验、预防、干预及后期治疗,其中部分场景已成为现实。

凭借在血液检验方面的优势地位,康圣已经积累了50万例血液数据。这些数据来自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疾病状态、不同治疗方案的人群,涵盖了从分子到细胞再到基因的不同维度。

黄士昂说,希望把这样需要人工一项一项进行分析的检验,变为由人工智能(AI)来处理,为此已经做了大量开发工作。

康圣还在云端与美国公司合作。北京时间和纽约时间两边正好有12小时时差。“我们白天把检验做完了,把结果发过去,他们只用作个确认就可以了。”黄士昂这样介绍。

康圣环球

中国城乡之间、城市之间以及同城不同医院之间的医疗水平相差巨大。在一次饭局中,黄士昂与王思聪进行了探讨。

后来,他经常用万达模式来鼓励团队。万达建到哪里,哪里的吃喝玩乐就跟发达地区同步。让人们不管身在何处,都能享受到全球最先进的医学检验服务,这就是康圣的使命。

有人说,世界终将属于乐观者。黄士昂笑言自己就是个乐观者。

“就像马云说的,我们要感谢这个时代,感谢中国。康圣刚好顺应了中国的时代发展。”他说,“我们以前的目标是要做就做中国第一,现在是要做就做世界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