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铃空科技旗下游戏将登陆索尼微软平台
2016-08-18 17:41:06
分享到

VR,全称Virtual Reality,当下最火的虚拟现实概念。只要你戴上头盔,眼前将会出现一个全新的世界,让你有着强烈的身临其境感。在游戏领域,VR已经发展得如火如荼。

现在,汉企也赶上了这一波世界最新潮流。

10月,武汉铃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游戏《临终:重生试炼》,将与索尼游戏终端PlayStation VR同步上线,成为面向全球市场的首批VR游戏之一。

眼下,创立仅5年的铃空科技,将在继去年获得联想投资1000万之后,又要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将提升“许多倍”。

但对创始人罗翔宇这个“骨灰级玩家”来说,他没有想太多个人财富的改变,仍然一门心思沉迷于游戏。“我从小是一个游戏迷,小时候觉得几百块的游戏真的好贵,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可以随便买自己喜欢的游戏。”


投资千万五年没营收 一门心思打磨“VR大片”

距离上线仅两个月,《临终:重生试炼》正在进行最后的调试,罗翔宇和小伙伴常常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

这是一款怎样的VR游戏?

罗翔宇透露,故事主题是复仇,主角是当地小镇的一名警官。警官与妹妹从一家废弃旅馆中醒来,却不知道为何被关在这里。现在,警官要挖掘出真相,还要带着妹妹逃出去……

惊悚、悬疑、解谜、密室逃脱——团队从《电锯惊魂》《寂静岭》等电影中吸取灵感,集合种种元素,如同打造大片一般打造这款游戏。由于定位于针对偏爱探索解 谜、喜欢恐怖游戏以及成就党等三种玩家,他们还设置了多种结局,根据不同的破解程度,玩家了解到的内容会不一样,剧情走向也会不一样。比如说有一个关卡, 玩家在钢琴上使用正确弹奏顺序就可以顺利过关,但用了别的顺序,会发现一个不同的东西,那玩家就可以额外知道一些秘密。

2012年,罗翔宇和团队成员就有了最初的灵感。2013年,他们推出了手机版游戏,反响很不错,还取得了收入,这让他们决定将它搬到主机上,做成一款3D游戏。

从手机游戏到主机游戏,可以称得上一次“飞跃”。在罗翔宇看来,“一般的手游等可能是电视剧,但主机游戏是大片,制作周期比较长”。

也因此,“我们公司到现在仍然基本没有营收。”从2011年3月公司成立到2015年,罗翔宇和其他联合创始人前前后后投入了约1000万的资金,其中罗翔宇个人投入资金约600万。

创业前,罗翔宇是年薪百万的游戏制作人,参与过《细胞分裂》《极品飞车》《星球大战》等知名游戏的制作。他将300多万积蓄投了进去,还向亲戚朋友们借了近300万。

当然也试过找风投融资。但与市场上常见的手机游戏和网络游戏公司不一样,以研发主机游戏为主的公司在武汉乃至全国都不多,加上政策禁令,主机游戏长期不能进入国内市场,罗翔宇“跑遍了全国,与数十家风投都曾有过接触,可惜都未能成功”。

直到2014年,主机游戏政策终于有所放开,铃空团队也在一次创业大赛上得到了联想投资的关注。“联想当时在北京等地接触了300多个游戏团队,最后投了我们”。


武钢子弟痴迷游戏年薪百万 建世界级团队搭上VR首班车

创业5年没有营收,罗翔宇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他是武钢子弟,从武汉大学毕业后没有像父母期望的那样进入武钢;也拒绝了父母希望他考公务员的要求,进入全球顶级游戏公司法国育碧、美国GlobeX等任职。

后来,他辞去年薪百万的工作,选择创业,一度又让父母不解。罗翔宇如此解释自己的选择:“我从小喜欢玩游戏,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

至于从主机游戏转入VR游戏,是因为罗翔宇此前工作时就与索尼有过接触合作。2014年,索尼打算进军VR游戏领域,于是双方协商提前制作相关游戏。 “《临终:重生试炼》正好是第一人称游戏,很适合体验式的VR游戏,我们就把它进行了改良。”罗翔宇介绍,10月份即将上线的游戏有主机版和VR版两个版 本。“相比主机版,VR版有着更逼真和更震撼的感官体验。”

在联想乐基金投资总监罗旭看来,铃空坚持走一条与众不同的主机游戏、重度游戏的开发之路,才让他们能赶上虚拟现实这第一波浪潮,“特别是和索尼的合作,可谓是赶上了全球VR游戏的首班车”。

联想乐基金总经理宋春雨则表示,之所以投资铃空,除了政策放开,还因为这个团队世界级的制作能力。

公司首席运营官Troy Dunniway,曾在美国艺电公司和微软等全球顶级游戏公司担任首席制作人,代表作包括《帝国时代》《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等世界级经典游戏,曾参与詹姆斯·卡梅隆电影《真实的谎言》的特效制作。

首席技术官Chris Yuan,先后在魔兽开发商暴雪以及美国艺电长期担任技术总监,曾独立设计了全球第一款3D游戏引擎WESTWOOD Engine,被美国艺电用于旗下多款产品的研发。众多经典游戏都依赖于他的技术支持,如《使命召唤》、《魔兽世界》等。

罗翔宇介绍,这两位大师级游戏制作人频繁来往于武汉和洛杉矶,即便身处洛杉矶,也按武汉的时间办公,“虽然有9小时时差,但他们已经习惯了”。

如今,公司已从当初创立的7人发展至35人,“不少都有十年行业经验,甚至20多年经验。他们最大的梦想是做一款耗费十年开发出来的主机游戏。”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登索尼微软平台享分成红利

10月,《临终:重生试炼》上线索尼VR平台后,铃空科技将采取与索尼分成的盈利模式。“这款游戏售价数十美金,一个用户购买我们可以分成一大半。”罗翔 宇介绍,除了索尼平台,游戏还将在微软XBOX ONE游戏平台发售。“主机游戏行业可能三年不开张,但开张可以吃三年。”

至于市场推广方面,“主要是索尼和发行商来做。主机游戏一般每个月只有几款或者十几款新款发售,只要质量过硬,不用担心推广不给力的问题。”

尽管当下VR游戏非常火热,罗翔宇仍认为,无论玩家还是用户,首先一定是因为内容足够吸引人,才会去考虑配备硬件。“我们公司最注重的还是原创的精品游戏内容。我们以后的游戏会尽量支持VR模式,但我们首先要做的是一款优秀的主机游戏。”

乘着VR的东风,罗翔宇介绍,“我们很快将有新的融资计划。”目前各方已经初步达成意向,且估值比去年联想投资时大幅提升“许多倍”。

资金慢慢充裕,公司未来是否尝试拓宽领域,例如跨界做游戏平台或者游戏硬件?罗翔宇表示,公司目前没有相关打算,未来团队还是将专注主机游戏开发,坚持做精品和原创,让“武汉制作”站在全球游戏的顶尖水平上。

对于个人财富的期盼,罗翔宇表示也没有想太多。“我从小只是一个游戏迷,小时候觉得几百块的游戏真的好贵,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可以随便买自己喜欢的游戏。”


记者手记

专注的游戏顽童

炎炎夏日的午后,在铃空科技位于光谷创意产业基地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罗翔宇。

圆圆的脸上架着眼镜,黑色T恤上印着熊猫兔子,罗翔宇不像个CEO,倒像个顽童。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游戏的热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只是我的爱好是游戏,和别人喜欢打球看书一样。”

身为游戏迷,他考上武大,年薪百万,破除了“玩游戏丧志”的刻板印象。在他看来,玩游戏与荒废学业并没有必然联系,而与自制力有关。自制力差的人,就算不沉迷于游戏,也会沉迷于别的事情。

热爱游戏的罗翔宇更愿意称自己专注游戏。“有人曾经建议我单独成立一个公司,把VR拆分出去融资做大,但我从来没有考虑。我还是会一直专注于最纯粹的主机游戏。”

他说,做公司还是要专心,只简简单单把游戏做好。

(《楚天金报》 记者 陈晴 2016-08-17 A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