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1企业】迈德科技 做慢性病患者的“健康助手”
2016-07-01 17:23:27
分享到

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问题不仅是延迟退休,还有更为庞大的老年慢性病患者群。中国有约3.5万名内分泌专科医生,平均算下来,他们每个人要管理超过7000个病人。而类似甲状腺疾病、糖尿病这样的慢性病,因为病程长,重在日常健康管理,仅靠传统诊疗模式无异于杯水车薪。

在武汉光谷生物城,迈德同信(武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迈德科技”)正在尝试破局——用互联网把医生、患者和志愿者联系起来,为医生提供教学实践案例,教会患者学习自我健康管理技巧。这个开放的平台同时还为医患双方提供相关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通过用户大数据分析支撑创新产品研发。

昨日,迈德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陈凯介绍,5年来,该公司已持续为全国千余家医院的近2万名基层医生提供服务,在慢性病管理领域进行了深度布局。

为慢性病产业做生态设计

逾2万医生通过平台学习诊疗技能

每10个中国人里就有一个患糖尿病或痛风、有一个被甲状腺问题困扰、2/3的人有患上骨质疏松的风险……

在慢性病面前,手术、药物等手段成为配角,患者要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系统诊疗来对抗疾病恶化。比如糖尿病患者,自身要控制饮食,合理锻炼,同时还要配合医生定期随访和监测。“有人说得了慢性病就相当于有了一份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这并非一个笑话。”陈凯说。

迈德科技的模式是开发一种工具,给医生“用”,供患者“学”。

2011年,陈凯和他的团队创立了迈德同信医学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迈德科技”前身),最初的产品形态是一个名叫“医生助手”的软件。“在这款软件里,医生特别是基层医生,可以在线学习4000多个内分泌代谢疾病诊疗教学案例,相当于提供了4000多个虚拟病人供医生提高诊疗水准。同时,患者也能从中获取最权威的健康管理知识。”陈凯说,公司策划的“糖尿病移动医学教育项目”得到世界糖尿病基金会的15万欧元资助,在湖北恩施和北京平谷等地推广移动医学教育这一前沿模式。

公司还与权威医学组织和知名医院合作,通过开发工具书、科普播放器等产品,打入了全国1000多家医院,超过2万名医生通过该平台学习诊疗技能。

2013年,陈凯邀请他的本科同学,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医学院工作的吴欣江博士回国加入团队。次年7月,吴欣江入选东湖高新区“3551创业人才”,担任迈德科技首席科学家。公司开始着手制作科普微视频、慢性病教育数据库等产品,打造以慢性病管理为核心的产品矩阵。

实体经济与互联网结合

做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教育化电商

十多年前,陈凯从同济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选择自主创业。他发现母婴市场的商机,试图通过为孕妇提供胎教、早教方案来聚集用户,推广产品。项目上线3个月就积累了1000多个用户,但因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而以失败告终。

陈凯意识到,医疗健康有其特殊性,离开实体项目的支撑寸步难行。

后来,陈凯进入外资药企诺和诺德,从事医药销售及管理工作。他从县级医院入手,背着幻灯机和电脑“扫楼”,向医生推广糖尿病诊疗方案。他用两年时间成为公司全国销售冠军,6年后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大区经理。

这段工作经历为陈凯二次创业积累了信心。他对迈德科技的平台盈利模式做出了详细规划。“以‘医生助手’等软件为拳头产品,公司九成业务来自与之相关的信息产品与服务,由企业、行业买单,同时销售实体产品。”陈凯说。公司今年初正式推出“易康商城”微信端,这是一个集健康教育和电子商城于一身的垂直平台——患者学习慢性病管理技能获得积分,凭积分换取注射胰岛素的针头、预防和管理低血糖的精准定量糖片、管理均衡膳食的模块化餐盘等使用工具。

有别于其他的药械电商平台,“易康商城”出售的很多产品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

陈凯介绍了一款“糖片”产品,一般低血糖患者需随身携带。最初英国某知名药企生产的糖片被引入国内,但因糖片过大咀嚼慢、易融化,患者的使用体验并不好。迈德科技与知名医院和本地药企合作,用2年时间解决了葡萄糖粉压片和快速崩解的难题,并申请专利。“创新并非都是颠覆式的,在很多环节小步快跑的微创新也能赢得市场。”陈凯说。

目前,包括教育课件、病例在内,迈德科技共拥有7项发明专利、8个软件著作权等一批自主知识产权。

与慢性病人群互动将持续加强

运用大数据精准分析提供定制服务

2014年,公司营收首破1000万元,迈德科技入驻光谷生物城,启动公司改制。

陈凯认为,光谷拥有很好的生命健康产业“生态体系”,能为未来产业布局找到合作伙伴,“比方说我们想开发慢性病诊疗器械或耗材,在最近的生物城器械园就能找到代工企业;需要生产均衡膳食产品,可以去农业园找到优质原材料。”

2016年,迈德科技登陆“新三板”。陈凯对招人扩充公司规模非常谨慎:“就好比少年进入青春期,膨胀过快,基础打不好、习惯没养好,一生就废了。”

陈凯介绍,今年迈德科技要将具有交易功能的微信端与App和线下合作终端打通,与慢性病教育体系连接,通过推广健康生活方式和自我管理技能,慢性病患者可以通过购买他们的产品来辅助治疗,提高生活质量。未来,随着易康运动、易康空间等项目孵化完成,医护人员与慢性病人群的互动将持续加强,“他们可以到我们的体验馆来学习技能,交友互动”。

从卖信息到卖产品与解决方案,陈凯说,迈德科技的终极目标是做成数据驱动型营销平台,通过对用户信息的大数据精准分析,向医患定向推送所需要的解决方案。

迈德科技创始人、董事长陈凯:做小而美的“隐形冠军”

迈德科技的标志,是一只小蚂蚁推动太极球,意思是迈德科技这只小蚂蚁在医疗领域集群、稳步前进。

“圣地亚那大森林里有首歌谣:羚羊在奔跑,因为狮子来了;狮子在躲闪,因为大象发怒了;成群的狮子和大象在逃命,那是蚂蚁军团来了”,陈凯说,企业界跟生物界一样,不少大型动物灭亡或濒临死亡,而蚂蚁、蜜蜂们却活得很好。

蚂蚁军团理念之一:小企业应该尊重狮子、大象般的企业,但完全不必惧怕行业里的庞然大物。

迈德科技的大厅有架1:7的歼十战斗机模型,那是2010年陈凯决定从世界500强企业诺和诺德离职时,北京同事送给他的礼物。其中的深意在于,希望迈德科技通过学习先进的理念和技术,最终做出中国自己的优秀产品。

“超越先从模仿开始”,陈凯说,诺和诺德这家丹麦企业教会了他最重要的商业法则:不做大而强、宽而泛的公司,而要做小而美、窄而深的企业。他最推崇的《隐形冠军》一书里也讲到,在北欧有很多这样的隐形公司,默默在窄而深的细分领域深耕。

蚂蚁军团理念之二:通过化小单元,创造性突破,可以做到很多大型组织都难以实现的工作。

陈凯曾给公司80后员工李彦君布置过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她用最少的人力、时间成本,为软件“医师助手”装入4000个结构化临床教学病例。

压力之下,李彦君的办法是,找军事医学图书馆、同济医学院信息专家在最短时间内设计好数据结构,然后用众包模式将任务分配给医学图书情报专家、移动医学教育的用户、基层医院医生和高校医学生,最后,只花了不到10万元就建成了结构化诊疗案例库,完成了其他大型医疗信息公司需要百余编辑做成的事。

蚂蚁军团理念之三:个体像小蚂蚁一样集群,由同一个梦想、共同价值观引领,共同进退。

陈凯认为,就像管理健康一样,人必须管理和疏导欲望,“做企业追求合理的利润,多出的利润就反馈给社会”。迈德科技的教育化电商路径,就是希望通过专业医疗教育,影响医生和患者,共同形成慢性病管理生态,共同为健康生活而努力。

陈凯个人秉持“财散人聚”的想法,在公司股权改制时,主动让渡股权,拿出20%股权供员工持有。他仍然记得两年前的那一刻,和合伙人面对二妃山,喝着啤酒畅想公司未来:打造一个透明互信的事业平台,大家像小蚂蚁一样集群,像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提出的阿米巴经营模式般动态组队,做自己喜爱、有乐趣的事,“不做热闹的、大而强的公司,做一个精致、小而美的公司,做出好产品,有情有爱”。

(《长江日报》 记者 李佳 肖娟 2016-7-1第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