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1企业】铃空联手索尼推出全球首批VR游戏 武汉与世界站在同一风口
2016-03-21 15:23:54
分享到

    摩托罗拉(武汉)产业园二期项日昨日在东湖综保区奠基。15公里外的光谷创意产业基地,33岁的年轻人罗翔宇默默地关注这一消息,未来,每年将有大量手机从这里销往全球——也许,还搭载着他的游戏梦想。

    他创立的武汉铃空游戏公司,去年获得了联想1000万天使投资,目前追上门与铃空谈投资的风投机构很多,其中不乏大佬,铃空会从中选择2-3家机构,进行新一轮战略投资。今年10月,铃空与索尼电脑娱乐签约的VR(虚拟现实)游戏《临终:重生试炼》,将与其游戏终端PlayStation VR同步上线,成为面向全球市场的首批VR游戏之一。“通关一次至少需要10个小时,将是这批VR游戏中最耐玩的。”

    脸谱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近日在北京判断:2016年将成为消费级VR产品年。VR大潮汹涌而来,将彻底改变人们的娱乐体验方式,成为最有可能出现“独角兽”公司的领域之一。在VR硬件和内容方面,武汉已与世界站在同一风口上。

    游戏画面达到电影级别

    编剧和音乐请来好莱坞大腕

    玩家一戴上VR头盔,就立刻进入了《临终:重生试炼》设定的世界中:密闭空间里,灯光忽明忽暗,玩家往前走,角色便往前走;玩家转身,角色便转身。玩家现实中的举手投足,都被映射到游戏中,左右角色的动向。

    “虚拟现实是一种全新的游戏方式,相比普通PC游戏和手机游戏,有着更逼真和更震撼的感官体验。”罗翔宇介绍,未来,VR将会掀起游戏产业的新一轮革命,改变许多人的娱乐方式。

    介绍,《临终:重生试炼》将主要面向游戏主机平台,同时也将推出PC版和手机版。“为了不让玩家乱走撞到墙上,我们的游戏也可以坐着玩或者原地站着玩,用手柄替代体感操作。”

    罗翔宇介绍,这款游戏不仅有着电影级别的画面,可玩性和故事性都十分优秀,从设计之初就面向全球市场。

    “国内许多游戏公司,短则一个月,长则半年就能出一款游戏,而我们20多人的团队,花了2年时间才完成,精雕细作,甚至通过公司首席运营官Troy Dunniway的关系,请来了好莱坞编剧和音乐。”

    腾讯、网易人才回流加盟

    300多游戏团队中联想投了铃空

    罗翔宇是武汉人,毕业于武汉大学,曾供职于全球顶级游戏大公司法国育碧、美国Globe X等,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和人脉,在架构、产品和理念上,均十分国际化。

    2010年底,不满足于在大公司做一颗螺丝钉,也为了实现自己的游戏梦想,罗翔宇和公司的一批伙伴从北上广回到武汉,创办了铃空游戏。

“当时我们只有7个人,但包括了策划、程序、美术等各环节的资深人才,上升势头很猛。如今团队已发展至35人,不少是从腾讯、网易等国内顶级公司回流的。”

    据悉,创始团队曾制作过的游戏累计达50余款,遍布各种不同平台,包括PC,游戏主机和手机,有单机游戏也有网络游戏。

    去年,铃空游戏获得了联想的千万级别天使投资。

    “我们是通过一次创业大赛被发现的,联想主动找到了我们,在公司楼下的咖啡馆见面。此前,联想在北京等地接触了300多个游戏团队,最后投了我们。”罗翔宇介绍,联想这家基金投的另一个团队“乐逗游戏”,已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曾制作《帝国时代》《魔兽世界》

    两位大师级制作人在洛杉矶办公

    铃空公司的英文名是NEKCOM,NEKO是日语“猫”的意思。罗翔宇是一位日本动漫迷。之所以用猫作为公司名,是因为公司大多数是80后、90后年轻人,都喜欢猫。

    在每间办公室的门牌上,均画上了猫的图案,甚至在公司成员外出游玩的留念照上,不少人的脸上都被画上了长胡子和三角耳朵。

铃空人员虽少,却聚集了多位世界一流的游戏制作人。

    公司首席运营官Troy Dunniway,曾在EA和微软等全球顶级游戏公司担任首席制作人,代表作包括《帝国时代》、《命令与征服》、《红色警戒》等世界级经典游戏,甚至还在詹姆斯·卡梅隆的电影《真实的谎言》中参与过特效制作。

    首席技术官Chris Yuan,先后在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Blizzard(暴雪,著名游戏《魔兽世界》的制作公司)和EA长期担任技术总监,曾经独立设计了全球第一款3D游戏引擎WESTWOOD Engine,被EA用于旗下多款产品的研发。有无数经典游戏来自于他的技术支持,其中包括《使命召唤》、《魔兽世界》等等。

    罗翔宇介绍,这两位大师级的游戏制作人频繁来往于武汉和洛杉矶两地。洛杉矶办公室共有5名员工,负责海外市场和业务。

    未来坚持做精品和原创

    让“武汉制作”站到全球顶尖

    2013年,《临终:重生试炼》的DEMO(试玩)版,在苹果应用商店上线,收费3美元。在海外受到游戏媒体追捧,一度在付费游戏榜排名靠前,被苹果公司放在推荐位上。这款试玩版游戏只有2章,几乎没做任何推广却意外地给铃空带来100多万元收入。

    去年,这款游戏被日本索尼公司看中,双方签约合作,将其改进为VR版,移植到PS主机上,收入索尼与铃空分成。 

    铃空是武汉唯一一家开发主机游戏的公司,这样的公司在全国也屈指可数,一度被资本看不懂。“一些投资人认为,游戏公司应该以手机、PC平台为主,采取“游戏免费+道具收费”的模式,不做任何开发周期超过半年的游戏,快速迭代、快速变现,而不太关注游戏质量,导致国产游戏的存活率不到1%,但我们不能浮躁,要像国外的工作室一样,专心做好游戏,不贪图赚快钱。”  

    罗翔宇介绍,实际上,全球范围内,主机是最大的游戏市场,约占38%左右份额,大于PC和手机市场,主机游戏的画面、游戏性、耐玩度甚至音效要求都很高,远远超过其他平台,且用户活跃度高、付费意愿强,商业模式更有优势。

    “全球最卖座的游戏——侠盗飞车,主机销量是PC的数十倍。主机就像是电影行业中的院线,尽管电视、网络兴起,但院线仍然是水平最高、体验最好、最赚钱的。”

    罗翔宇表示,目前另一款动作角色扮演游戏在加紧制作中,他起了一个神秘的名字“代号Z”。公司制作水平已得到世界级游戏平台的认可,未来,他的团队将坚持做精品和原创,让“武汉制作”站在全球游戏的顶尖水平上。

    “VR市场将被游戏率先引爆”,罗翔宇说,在铃空适配的硬件中,有一款是由一位武汉创客开发的Cardboard VR眼镜,搭载安卓系统,带单陀螺仪手柄。在VR硬件方面,武汉也实现零的突破。  

(《长江日报》记者康鹏 肖娟2016-03-21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