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谷:咖啡浇灌创业梦
2015-05-19 15:14:35
分享到

      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北京中关村喝了杯咖啡,吸引了全国创业者的眼球。

  在一家咖啡馆,总理与年轻人边喝咖啡边聊创业,听到各种奇思妙想,他感叹:“这里精彩纷呈,什么想法都有!”

  武汉光谷,与北京中关村并称中国的南北“硅谷”,是仅次于中关村的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跟中关村一样,近几年,光谷的咖啡馆越开越多,并成为资本与创意密集之地。各种创意,路演,商业计划书,投资人,在咖啡杯间不断碰撞。上月,科技部遴选49家创新型孵化器纳入国家级管理服务体系,光谷就有14家入选,其中7家是咖啡馆。

  在这些“创业咖啡馆”里,发生着怎样的故事?本报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玩游戏邂逅联想

  4月17日,位于光谷创意基地的梦想家咖啡馆,黄岩一脸兴奋。

  黄岩是铃空游戏联合创始人。上月底,他领衔的团队刚拿到一笔天使投资,由联想“乐基金”领投,总额预计1000万元。

  “一年前,也是在这个咖啡馆,我和联想方面第一次见面,没想到这一谈就是一年。”黄岩说,联想在北京等地谈了300多个游戏团队,最后投了铃空游戏。该基金投的另一个团队“乐逗”,已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铃空是一家原创游戏公司,主要制作手机和主机游戏。在光谷众多游戏公司中,铃空并不引人注目,是什么打动了联想?

  在许多创业的年轻人心目中,游戏是离钱最近的行业。但这个行业竞争十分残酷,存活率不足3%。面对国内游戏市场腾讯独大的局面,铃空提出了两个策略:一是先试水美国、日本等海外一级游戏市场;二是只做付费游戏,待时机成熟后,再回国内市场。

  2013年,铃空的3款苹果iOS游戏上线,每款收费3美元。其中一款惊悚风格的密室逃脱游戏《临终:罪人逃脱》,一度在付费游戏榜排名第11位。去年,这款游戏被日本索尼公司看中,希望将其移植到PSV游戏商店上架,收入分成。“除了产品,联想还看重公司团队架构。”黄岩说,铃空主抓技术的核心创始人罗翔宇,曾供职于全球排名前五的游戏大公司法国育碧,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和人脉,使得铃空无论在架构、产品还是理念上,都相当国际化;首席运营官Troy Dunniway,曾是《帝国时代》、《电锯惊魂》等著名游戏的制作人,首席技术官也是美国人,现在他们常驻洛杉矶,负责海外市场。

  在和联想长达一年的接触中,不断有投资人找到铃空,但黄岩认为,相较于钱,平台和资源是更不可复制的。联想方面曾提出,合理利用联想在亚洲和国内手机市场的巨大优势,一旦铃空的游戏植入联想手机,将是数以亿计的消费市场。

  铃空游戏公司就在梦想家咖啡的楼上。几公里外的高新四路,是联想武汉基地,未来,每年将有1亿部手机从这里销往全球—也许,还搭载着铃空的游戏梦想。

  雷军的咖啡馆

  4月21日,光谷资本大厦一楼,光谷创业咖啡馆。数百名创业者从四面八方涌来,庆祝“两岁生日会”。

  两年前,“中国手机之王”雷军与他的合伙人李儒雄,在这里创办光谷创业咖啡;两年间,已迅速裂变为4家,入驻创业团队近80个,与李儒雄聊过的创业者,超过3000人。

  这家咖啡馆的隔壁,就是“小米之家”武汉旗舰店。

  在雷军的小米王国里,光谷创业咖啡只是一粒“米”。但它蕴含的能量,却让雷军相信,下一个“小米”,也许就在这里诞生。

  一个团队很快闯入了他们的视野。这是一款公交实时位置查询的手机软件,叫“车来了”,基于车联网,能随时随地让人们知道要等的公交还有几站会到。数据显示,我国每天有3.8亿人坐公交车。

  李儒雄兴奋地告诉雷军:“它是武汉最有可能成为十亿美金以上的创业企业”。

  面谈半小时后,雷军通过创业咖啡给予“车来了”150万元天使投资。很快,新东方创始人、天使投资人徐小平也嗅到机会,愿意跟投。“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是50倍回报了”,李儒雄说,在创业咖啡的引荐下,阿里巴巴在随后的A轮融资投了500万美元。“在光谷创业咖啡,至少有5个创业团队见过雷军,并在投资或创业指导上获得他的帮助。”李儒雄说,有一个毕业3年的大学生,研发了一款四驱车的手游,雷军跟他聊了很久,直接投了1300万元,支持他创业,甚至还准备做“小米四驱车”。现在,这款产品正在小米进行完善。

  这种感觉,让许多年轻人感到兴奋。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和“雷布斯”一起创业。

  目前,由该咖啡馆参与投资的5个项目中,有3个已经拿到1000万元以上的A轮融资,还有一个即将进入B轮。

  这样的咖啡店,在光谷不止一家。还有光谷梦想家咖啡、光谷创库咖啡、光谷DEMO咖啡、光谷创赢咖啡、光谷青桐园创业咖啡、中地大科创咖啡……

  低成本试错平台

  1987年,我国第一家科技企业孵化器—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在东湖高新区诞生。

  经过近30年奋斗,这片以创新创业闻名的热土,迄今已有各类科技企业孵化器53家,其中25个是国家级(含传统孵化器),大学生创业入驻孵化团队达400余个。

  去年以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席卷全国。创新、创业过程中迸发出的火花,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渴望一个低成本的试错平台。

  李儒雄说,在光谷创业咖啡馆,咖啡从来都不是主打产品,每天卖出去的咖啡不超过15杯,大部分来这儿的年轻人,只需要一杯免费的水,因为创业者没什么钱,哪怕一杯咖啡只用花20元。

  咖啡馆二楼,几间办公室里堆满了桌子和电脑,四五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在写商业计划书。“这些空间基本也是免费的”,李儒雄介绍,政府对青桐计划有补贴,凡是大学生创业团队,入驻100平米以内,第一年免租,此后三年租金减半。

  作为一家新型孵化器,光谷创业咖啡从没打算靠咖啡挣钱,而是通过投资孵化创业项目,获得长线回报。

  东湖高新区产业发展与科技创新局局长李世庭认为,与传统孵化器主要提供办公室等物理空间不同,咖啡馆等新型孵化器更强调“软孵化”,比如对接天使投资、享受辅导培训、早期项目服务、高效配置资源等。“现在的创业,正从小众迈向大众,从封闭式创新走向开放式创新,孵化器也势必要跟着时代转型。”他说,同样是创业咖啡馆,有的专注于移动互联网领域,有的擅长其他领域,但核心都是“五找”—找人、找钱、找圈子、找技术、找平台。

  在这些遍布光谷的创业咖啡馆里,“黄金十条”、“创业十条”、“青桐计划”等一系列新政,正推动创业的氛围不断发酵。去年,光谷累计举办“创青春”全国大赛、光谷黑马大赛、全国创新创业大赛先进制造业决赛等一系列创业活动1000多场,全年新登记科技型企业4293户,平均每个工作日新增22家科技公司。

  “卖的不是咖啡,是梦想”

  几年前,北京中关村著名的车库咖啡,曾吸引了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维韦克·瓦德瓦。造访之后,他不无忧虑地写道:“我们应该真正害怕中国什么?不是那些学术论文,也不是国家资助的研究所,而是那些聪明、积极并且雄心勃勃的年轻创业者,他们开放的创新能力,已和美国的年轻人没有差异。”

  在硅谷过去二三十年的创业轨迹中,拿过天使投资并成功上市、或被并购的,存活率加起来不到2%。在我国,只有3%的创业者能获得天使投资,最后成功的不到1%。

  尽管绝大部分创业者都“倒在了沙滩上”,却并不妨碍他们拥有梦想。

  拥有百万大学生的光谷,最不缺的就是梦想。“为什么这么多创业孵化器在光谷而不是别处?谁在这些咖啡馆喝咖啡?吸引这些人的资源是什么?—梦想。”光谷梦想家咖啡馆联合创始人、武汉超级玩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学宝说,光谷是全国高校密集度最高的区域,有年轻人的地方,就有激情,有梦想,来创业咖啡馆的人,也多半是有梦想、有创业冲动的人。再一个,武汉90%的风投都在光谷集聚,这里是新经济诞生的地方,创业也更能找到知音。

  去年12月,超级玩家凭借在游戏研发和运营上的优异表现,已成功登陆新三板。朱学宝说,除了公司日常业务,自己也常忙里偷闲到咖啡馆小坐,与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交流,或谈投资。“在这里,我卖的不是咖啡,是梦想。”

  延伸

  从咖啡屌丝到创业房客

  —专访中关村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

  1939年,两个青年人在一间狭窄的车库里,创建了惠普公司。这个车库已被美国政府命名为硅谷的诞生地。谷歌、微软、戴尔以及亚马逊等无数后来驰名全球的公司,也都起源于车库。

  4年前,苏菂正是抱着这个梦想,在北京中关村创办了车库咖啡。这是我国第一家咖啡馆式的创业孵化器。“4年来,我接触过4000多个创业团队,很多人天天拿这里当家,经常澡也不洗,一进屋一堆味儿,但他们满脑子都是创业。”苏菂说。

  现在,苏菂正在光谷为另一个创业计划彻夜难眠—他打算联手“YOU+国际青年社区”创始人刘洋,建造一系列专门为年轻创业者定制的房子。

  从功能上看,YOU+更像是咖啡馆创业模式的升级版,不仅管吃喝、管桌椅、管wifi,还管床管房、管娱乐、管社交,不同团队的年轻人住在一起,让头脑风暴在一个屋檐下发酵。苏菂从手机里翻出一堆照片说,你看,这跟传统的房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一楼被设计为整层超大客厅,二楼是十几平米的独立房间,除了睡觉,创业者们可以成天泡在一块儿,交叉讨论。公寓按间出租,风投们也能租,碰到好的投资项目就直接出手。

  不过,这个公寓可是挑房客的—45岁以上的不租,结婚带小孩的不租,不爱交朋友的不租。因为公寓只针对年轻群体,连房间和楼梯也是单身设计。

  这个天马行空的创业公寓,去年底获得了雷军1亿元投资。

  苏菂说,创业者入驻YOU+不是为了租房子,而是为了找投资。投资者入驻YOU+不是为了租房子,而是为了找项目。YOU+会变成一个事实上的创业孵化器,让创业者楼上睡觉,楼下办公,吃饭、喝酒、看电影、打游戏全在一块儿。“这就是90后的生态圈。”

  目前,YOU+青年社区已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启动。苏菂希望将它带入更为年轻的创业城市武汉,并落户光谷。

  观点

  大国竞争在“车库”

  董建强  中国创业咖啡联盟秘书长

  去年《中国青年报》发表署名文章,说大国竞争在“车库”。创业咖啡就是创业者的“车库”。

  目前,我国创业咖啡馆有两三百家,其中80%在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中西部约占10%至20%,天使、风投等创业要素的聚集,一定程度还是与经济环境相匹配的。不过,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创业性格。北京是创业最活跃的一个地区,每天的创业活动几十场、上百场;上海比较小资,愿意创业的少,都愿意打工,所以创业的围绕生活服务类比较多;杭州有阿里巴巴,它的创业是围绕电商产业链条来做的;深圳是中国乃至全球的硬件集散地,创业围绕硬件为主。

  每年全国有700万在校大学生毕业,加上待业的超过1000万人,创业是一条非常好的出路。互联网会改变传统生活方式,生活服务类、围绕衣食住行的创业机会很多,只要能发现客户的刚需,匹配自己的需求,加上好的团队、资金,就能在细分市场找到突破点。

  模式创新更可贵

  李学凌YY创始人兼CEO

  今年是我在过去5年当中,看到市场上钱最多的时候,很多天使早期项目的价格已经超过了过去的A轮和B轮。很多创业者都想像乔布斯,上来就做一个苹果手机,但事实上不是这样。创新实际上是一个脏活、苦活、累活,绝大部分新事物出来,都是一大堆毛病。

相比之下,我更崇尚商业模式的创新。比方说有了打车软件,你再也不关注出租车是哪个公司的,而只关注司机个人,只要他把自己的客人服务好,构建好自己的品牌,就能生存。国外现在还很流行把自己家某个房间拿出来,变成一个五星级酒店房间,只要你认真贯彻这个标准,好评度很高,就能挣到五星级酒店的价格,大规模、有组织的酒店,反而没法跟它竞争。崇尚个体价值,将是互联网接下来三五年内很大的一个趋势。

(《湖北日报》 记者李墨  通讯员李豫绮、董思、余溪2015-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