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光谷创业做“吃螃蟹”的人,挖掘“靠天吃饭”背后商业价值
2019-03-07 17:49:34
分享到

“如果把气象服务想象成一盘菜,那官方气象部门好比种植基地,普适性的天气预报是‘公共食堂’提供的平价菜肴,而商业气象公司则属于‘小炒’,针对不同商业场景提供特色服务。”3551企业象辑知源(武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象辑”)创始人兼CEO邱珩说。

商业气象服务在国外市场已经成熟,但在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原因在于国内市场存在一定程度的信息保护,企业对气象服务的认知不深等。

但从2014年开始,行业内已有了不少“吃螃蟹”的人,2014年11月在光谷注册成立的象辑便是其中之一。目前该公司估值为8亿元,邱珩表示,2019年公司目标是营收达1.5亿元、净利润达3000万元以上。

信息开放创造的机遇

2014年11月,邱珩和林忠成立象辑,成为商业化气象服务行业第一批吃螃蟹的创业者。

之后的一年,中国气象局颁布27号令:开放中国气象信息,并于2020年完全放开,鼓励民营资本和气象局合作。因此,2015年被认为是“商业气象服务元年”。

气象信息的开放,创造了巨大创业机会。“商业气象是个新兴行业,而我们跟上了时代趋势。”邱珩如是说。同年,他入选了第八批“3551光谷人才计划”。

创立近半年后,象辑推出的首个“天气家”APP正式上线,主要面向C端用户。彼时,市场上的天气预报大多都是冷冰冰的数字,甚至把原始云图、雷达图全盘放在界面上,只有“看得懂气象语言”的开发者才能理解其意义。

“要覆盖大部分用户就不能走这个路子,必须优化呈现界面,重新设计为用户耳熟能详的话语和界面。”邱珩说。

传统天气预报不针对特定人群,而天气家试图做到差异化。然而,才运作几个月,团队明显感受到天气类APP“大势已去”。

“那时移动红利已被瓜分完毕,流量成本越来越贵,而天气APP用户停留时间短、黏性不强,靠广告也很难变现。”邱珩说。

2015年底,邱珩决定减少对天气家的投入,把重心放在B端客户,“我们的强项是数据分析,最想做的是2B业务,没必要也不适宜赚C端广告的钱。”

在此之后,象辑与不少互联网渠道方面合作,为其提供数据、技术等。这其中,包括著名的互联网企业百度。

作为互联网企业中出名的“技术控”,百度在服务丢包率、响应时间上都提出了严苛要求。历经半年磨合,邱珩与百度最终达成合作。如今当用户打开百度搜索天气,内中的预报数据都由象辑所提供。

以能源行业为重点

在象辑客户名单中,除了百度、新浪、春雨医生这类互联网企业外,营收贡献最大的客户在邱珩的老本行——能源领域。

很多电网设施都建在偏僻地区,当地恶劣天气可能损害线路,让电网瘫痪,而电网公司要提前判断哪些地区会出现风险,提前预防或派人到现场检修。

过去缺少专业第三方服务提供者,这类企业唯有依靠购买官方渠道的气象数据,招聘气象工程师自己开发。

象辑等商业气象服务公司的出现,让这些企业能在节省成本的情况下避免重复开发。

据了解,象辑与国网下属单位共同建立了电网气象灾害监测预警系统,空间上最高可精确到1平方公里,能输出对温度、湿度、风、气压、降水等气象要素;时间上,可以预报未来一段时间分钟级的天气状况。

2015年11月,砍掉C端产品半年多,象辑拿到东科创星、唯猎资本、春晓资本和真格基金的2800万元A轮融资,估值也一口气翻了3倍。截至目前,象辑共有200多家B端客户,头部客户有70多家,客单价在60万-70万元之间。

“气象+保险”有望创造千亿产值

气象是个科技含量、使用价值和投入产出比都非常高的行业。2014年国家气象局、国家统计局进行的调查表明:气象服务市场价值将达到3000亿元。

在邱珩看来,最大的市场蛋糕极有可能出现在金融气象这一新兴领域。

金融气象核心方向是天气指数保险,指以风速、降雨量、温度等气象要素为触发条件。达到条件后,无论受保者是否受灾,保险公司都将向保户支付保险金。

“中国每年因气象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占GDP的3%-6%,按2018年基数计算,损失金额超过2.7万亿元。转化为保险产品,市场规模可达数千亿元。”邱珩说。

象辑设有由农业、金融、统计背景的专业人士组成的金融事业部,通过天气数据预测可能对产业造成的损失,与保险公司一起设计、推出相应品种。

“象辑主要为保险公司提供设计产品所需的精算条款,并通过气象数据监控,为最终的理赔定损提供依据。”

2016年下半年,象辑先后与太平洋产险、永诚保险达成合作,为两家公司提供气象指数保险产品研发和天气风险管理服务。

2018年,象辑金融事业部收入约500万元。邱珩介绍,在保监会备案的跟天气相关的险种中,有一半均由象辑参与。

“说实在,在能源领域,我们面对的竞争很激烈,但保险气象服务在国内是个新鲜事物,我们有绝对的先发优势,未来会进一步深挖。”邱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