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孩子也能做创客,贝恩三维将3D打印应用到创客教育中
2019-02-02 10:53:52
分享到

  随着3D打印市场的不断爆发,目前社会紧缺大量3D打印行业应用型人才与国家尖端科技研发型人才。在贝恩三维创始人孙亮看来,教育需从孩子抓起。

  2012年,机缘巧合下,深耕工业设计领域十余年的孙亮接触到了个人3D打印机。他发现3D技术做物件不但方便且成本低,是所有设计师的必备良品。

  过去一套塑料件打样需要几千元,由于制作样品的成本太高,大部分设计需要经过层层筛选才会展现,很多创意无法实现。而使用3D打印技术,几块钱就能解决。

图片来源:贝恩三维官网

  然而国内3D打印行业起步较晚,个人3D打印设备技术发展缓慢,孙亮花费近万元购买的设备仍达不到预期效果。那么,是否能够自己做一个?

  于是孙亮开始动手设计组装3D打印机,并在过程中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3D打印机在经过改装后也变得更实用。

  2013年,他和朋友一起成立了DIY 3D打印工作室,逐步研发经营。直至2015年正式成立公司,目前已有8项实用新型专利,6项发明专利,6项软件著作权。

图片来源:贝恩三维官网

  贝恩三维团队钻研多年,通过一系列设计使得设备操作简易化,同时为用户提供多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提升体验感。

  其打印机的设计、方案、软件、内容均由团队自主研发,在国内民用3D打印、教育领域,各项指标均属前列,性价比高。

  现阶段企业客户主要集中在B端市场,“淘宝上几千元的3D打印机,大多只是停留在3D打印这个词上面,只有专业人士才能使用,但又无法满足专业人士对性能的要求,所以用户非常小众。”

  孙亮表示,贝恩三维的核心内容以及优势在于平台化和内容数据,“如果市场上的设备足够好,我们其实并不想做打印机,只想做内容,但一直没有完全符合我们期望的硬件,所以只能自己做。”

  传统平台分享创意,往往只能展示作品和传达想法,因为模型的缺失难以实现。在孙亮看来,3D打印应该平台化。通过平台将两者相结合,设计师可在线上平台交流分享,线下通过个人设备链接,从而形成生态圈。

  在贝恩三维平台上,一方将零件数据上传至平台,另一方通过平台点击打印即可从设备获取零件实物。

  “比如你设计的零件做了一台遥控车,我懂电路却不太懂设计,但可以通过平台一键打印来制造零件,组装完成后对电路进行改进,再分享至平台供你参考。大家根据各人擅长技术不断优化,这个作品就能够越来越好。”

  孙亮介绍,前期一直以双平台模式运营,一个平台以内容为主,另一个平台以数据为主,内容平台连接人和人,数据平台连接物和物。现阶段已经将两者整合为统一平台,进一步优化操作体验,预计在2019年上半年上线。

  2018年,孙亮入选了第十一批“3551光谷人才计划”。盈利方面,贝恩三维连续三年保持每年30%-40%的增长速度。

  在3D打印行业中逐渐接触到教育模块后,孙亮意识到教育是百年大计,要想从根本上将中国制造变为中国创造,最终出发点还需要落脚到从孩子抓起。

  “STEAM教育”尚未真正普及,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而火热的“创客教育”又迅速走进了广大中小学。STEAM教育是将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五大学科相融合的教学;而创客教育则是提倡开发自己的创意,通过软硬件将创意实现成具体物品。

  在孙亮看来,STEAM不管对老师还是学生的综合素质要求都非常高,且含义过于宽泛。

  创客则以动手为主,在过程中大家具有明确的目标,而完成目标的过程中需运用到编程、电路、设计、结构,完成目标的同时,在无形中也掌握了STEAM的多学科要素。

  “3D打印对设计师来说是很好的工具,我们希望尽可能通过技术手段降低使用门槛、教学门槛,提供丰富的内容,将其落实到教育领域。让孩子从小就变成创客,具备设计、制造和空间逻辑的能力。以前只能用废旧物料手工制作的想法,现在可以通过信息技术数字化精准实现。”孙亮说。

  贝恩三维研发课程配套方案输出,提供创客教学设备、课程、教材、耗材包等,全面系统科学的指导学生进行创客学习。现阶段用户主要分为校内和校外两大块,其中以校内为主。

  学习3D打印具有一定门槛,同样对学生的年龄也有要求。从市场角度来看,校外培训机构更多是学龄前儿童。贝恩三维主推的ISP创客课程体系面向学龄儿童,同样可弥补培训机构对学龄中儿童的内容空缺。

  初期课程内容由贝恩三维团队自主开发,未来将更多鼓励老师和设计师上传分享,“打印机只是一个工具,真正的价值在于内容,就如同手机本身没有意义,各种功能和软件才实现了手机的价值。我们未来会对应不同的人群添加内容,真正购买的人不是为了设备,而是为了内容。”

  在孙亮看来,他们正离最终的目标越来越近,稳扎稳打不断前行,“这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但我们虽险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