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你以为它是武汉的尽头,没想到现在成了武汉的起点
2018-08-24 15:42:46
分享到

        30年前,它只是地图上被遗忘的“两厘米”;筚路蓝缕,一路向东后,是518平方公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

        从只有5个人、缺地又缺钱的“小区办”,走向“世界光谷”新征程。

        有人说,一座中关村,半部改革史。光谷又何尝不是,30年来,多少前行的旋律线,跌宕、交错、契合,被时光编曲,藏在不同的科技乐章间,直接连通未来。

        历经十年,才得“光谷”一名

        时光,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一本《第三次浪潮》的书改变了世界,书中关于“信息化社会”“跨国企业”和“SOHO族”的描述,令彼时改革开放潮涌大江南北的中国浮想联翩。

        彼时的武汉东郊,东湖风景秀丽,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但这环湖的20多所科研院校,已泛起阵阵涟漪,一场科技思潮开始涌动发酵。

        1984年,武汉市批注成立“东湖技术密集经济小区规划办公室”(简称“小区办”),这正是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的前身。1987年,“小区办”首吃螃蟹,创立中国第一座孵化器,点燃了无数科技者“下海”的激情。

        而敢为人先的武汉人,还不断在探索。

        1988年12月5日,在租借的卓刀泉672医院“小红楼”内,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办公室挂牌办公。至此,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成立,又有简称“东湖高新区”。

        但以“光谷”之名自称,还要等到十年之后。

        1998年7月,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光电子工程系主任黄德修,前往当时光电子产业发达的台湾访问交流,展示武汉光电子研发概况图时,无意冒出一句“这很类似美国当年的硅谷”。

        无意之言,竟是“光谷”名字的诞生。黄教授的观点又与时任华中理工大学校长周济的“光电子要大搞”言论不谋而合。于是,这诞生于华科大的“光谷”一词,开始走向决策层的视野。

        后又历经3年之久,经过数位院士以及政协委员的努力,于2001年“光谷”一名落锤。

        当时虽说是武汉第一个提出建设中国光谷的城市,但眼光瞄准中国光谷的,还有广州、长春、西安、上海、福州等城市,它们纷纷涌入争夺光谷这一品牌,其中广州与武汉争夺最为激烈。

        历经城市争夺,学者请愿,政府首肯的光谷,逐渐被世界所知。2003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世界光纤之父高锟对媒体说,“我知道武汉光谷,它很有潜力”。

        一路向东,“生长”的光谷

        30年前的光谷人,缺钱、缺地,唯独不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改革胆识和改革勇气。开全国先河的突破性制度——“托管”,突破行政区块,光谷获得了洪山区、江夏区518平方公里的土地规划与开发权。

至此,自珞喻路卓刀泉,一路向东,直抵鄂州,为全国面积最大的高新区,足足半个巴黎城大小。

        可30年前,光谷是武汉地图外的“两厘米”,全部家底就是电子一条街(今珞喻路上的广埠屯)。这条街被誉为武汉的“中关村”,大大小小的电脑公司数百家,还有大批的IT创业者。

        从这走出的创业者,要数雷军最为知名。武汉大学毗邻广埠屯,雷军经常瞪着自行车来“蹭电脑”、“闯江湖”。凭借一手过硬的电脑技术,雷军成立这条街上的“名人”,甚至很多老板主动请他吃饭,后又和同学王全国、李儒雄等人创办三色公司。从电子一条街走出的雷军,去年回汉时说:“我在28年前创办第一家公司就是在东湖高新区,非常希望能为家乡做一点事情。”

        沿着珞喻路,一路向东,会发现光谷的道路纵横交错,井字形布局。2004年,经过450天的修整,关山大道焕然一新的出现在众人眼前。北起关山口的华科大,南接三环线,全长不足5公里的关山大道,搅动着中国互联网江湖,还是媒体眼中的“总部一条街”。

        10年前,高新大道旁的二妃山尚是一片不毛之地。如今,这里成为世界生物产业巨头集聚的光谷生物城,1800多家生物医药企业构建起生命健康产业的“全周期”服务链。这里还将修建“李时珍路”。

        其实,2001年夏天,东湖高新区邀请了20多名院士为高新区申报国家特色产业发展基地做了一次专家的咨询。当时高新区初步确定了两个方向,一个是光电子产业基地,一个是生物产业基地,就此埋下一颗生物产业的种子。经过2004年、2005连续申报两次折戟,“不服周”的武汉人再次申报,终于于2007年获批国家生物产业基地。

       一条街道,一个传奇。再如,左岭大道沿线8公里,分布着国家存储器基地、武汉华星光电、武汉天马微电子等4000亿元的战略新兴产业投资。

        现沿着高新大道,一路向东,光电子产业、高技术服务业、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新能源和节能环保产业、生物医药产业“五路纵队”一字排开。如此壮观景象的背后,是光谷从“光之谷”,生长成“天下谷”的科技新城。

        然而,没有长生不老的产业,但只要有永远在路上的创新精神和勇气,现有支柱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指向产业,必将一代一代持续发展。

        从去年起,光谷五大产业格局悄然生变。承担国家战略的集成电路和半导体显示产业,以及以“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经济,这两大新兴产业正在光谷快速崛起,光谷“5+2”产业新格局基本成型。

        生长的“光谷人”

        光谷曾在老武汉人的记忆中,不过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小城镇。他们回忆,“曾经,过了街道口,590路车就开始加速,珞喻路上一个个车站根部不用停,因为没有人”。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也让老武汉人感叹,“十年前我以为光谷广场是武汉的尽头,没想到原来它是武汉的起点。”

       光谷,遍地是黄金,到处可见追梦人。这里每天申请近70件专利,每个工作日诞生73家企业。据不完全统计,光谷93家世界500强企业中,近20家在汉设立了研发中心或共享中心。从三色公司雷军、当代集团艾路明、高德红外黄立、楚天激光孙文等老一辈光谷人,在这里播撒梦想;到小红书、科大讯飞、旷视科技等来这里追“光谷梦”;再到把光与人工智能结合的创业者王星泽等。

        30年,光谷就是一个一群草根创业的地方,他们被理想、情怀、文化所感召,抛洒汗水和心血,牺牲青春的浪漫和家庭享受,投身于工厂、实验室,殚精竭虑,孜孜以求。

        与此同时,这片土地也给予“光谷客”最大的关怀。目前,武汉多家大型三甲医院已纷纷在光谷落子,省中医光谷院区和第三医院光谷院区已投入使用,而省妇幼保健院光谷分院即将营业,同济医院的光谷院区已经开业。另针对教育医疗资源不足问题,光谷今年将新增普惠性幼儿园10所,提供学位2820个。扩建学校3所,新建成5所,新增中小学位1万个。

        财经作家吴晓波曾提出,在当今城市竞赛中,要比较两座城市后劲,有4个重要判断依据——年轻的人,年轻的钱,年轻的产业和年轻的政府。他认为,这4大“年轻指数”,将决定城市未来发展活力。在光谷,你会发现这4大“年轻指数”都拥有。

        就像斯坦福大学是硅谷的源头一样,在光谷的起源、发展和壮大过程中,以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为代表的本地高校一直是重要的动力和支撑。

        上月履新的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光谷说到:“今天是我到新岗位正式上班的第二天,我首先来到东湖高新区,因为东湖高新区对于武汉实在是太重要了。”

        曾几何时,长江上的汽笛一鸣,几乎半个武汉都听得到。对于老武汉人来说,多年前最值得骄傲的记忆,除了那声悠长的汽笛,还有南岸青山的“红房子”和武钢“大烟筒”。

        2018年7月20日,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大会在武汉总部举行,成为最年轻央企。同日,与光谷同年成立的长飞光纤A股上市交易,成为中国光纤光缆行业首家、也是湖北省首家A+H上市企业。这一天的光谷,值得铭记。

        60年前,武钢建成投产;60年后,中国信科横空出世。新动能在武汉创新改革驱动下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30年来,光谷一路向东,有形的边界在生长,无形的边界一直在拓延,成了武汉人的新骄傲。

雄关漫道,30载风雨,已厘清光谷从何而来。下个三十年,光谷向何而去,则是由新一代光谷人去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