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外工厂”逆袭到“全球第一”,长飞光纤总裁讲述自主创新路
2018-08-10 9:40:45
分享到
         长飞光纤成立于1988年,由武汉光通信、武汉信托与荷兰飞利浦公司联合注册成立,是国内最早的光纤光缆生产商之一,目前光纤、光缆及光纤预制棒为三大主营业务,全面问鼎“全球第一”。
        成功登陆A股市场,是成立30年的长飞光纤的一份“而立之礼”。而长飞30年的发展历程,恰好暗合改革开放40年的进程,有艰辛、波折,终于走向成功。
        “长飞的发展历程堪称两个典范。一个是引进、吸收、消化、创新的典范,一个是中外合资成功的典范。”中国电信业的奠基人,曾任国家邮电部、信息产业部部长吴传基这样评价长飞。

        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庄丹认为,长飞由“海外工厂”逆袭到“全球第一”的秘密,就是坚持不懈地自主创新。


引进吸收技术,成立5年胜过“老师”
        为了加快形成中国光纤光缆工业化生产能力,1984年5月12日,国家计委以955号文批复《邮电部关于引进光纤通信成套技术项目建议书》,决定通过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建立中国的光纤光缆生产企业。
        经过努力争取,这个国家重点项目落户武汉。新成立的这家中外合资企业三家股东是:荷兰飞利浦公司,武汉光通信技术公司(武汉邮科院的另一个牌子)、武汉市信托投资公司(代表武汉市政府)。由于武汉市政府和邮科院都傍依着长江,取长江的“长”和飞利浦的“飞”,“长飞”就此得名。
        公司成立之初,一切从零开始。飞利浦转让的技术,需要中方掌握。长飞派出首批5名工程师到荷兰飞利浦接受培训。
        长飞副总裁张穆是首批派往荷兰学习的工程师之一。他回忆,开始3个月学理论,结业考试时,长飞工程师的成绩都考了90分以上。荷兰人有些吃惊,不相信这几个中国人的成绩。又出了一些怪题难题,让他们再考,考后仍都是好成绩。
        理论学完后就到工厂实习,张穆和荷兰工人一起,一日三班倒上班。长飞工程师们的住处离上班的地方,骑车要50分钟,条件也很艰苦,但大家没有一句怨言。“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代表中国、代表长飞向人家学技术,要把光纤光缆生产技术引进到国内,为中国的通信事业发展作贡献,不能给中国人丢脸。”
        1991年,长飞试生产光纤光缆,1992年正式投产。不久,长飞人就显现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1993年,在长飞投产的第二年,飞利浦公司拿了一批预制棒到长飞来生产,没料到长飞拉出来的合格多模光纤长度超过飞利浦的30%。这距离长飞成立仅仅5年时间。


关键技术“换”不来,必须搞自主创新
        在1998年之前,长飞主要做多模光纤。但中国20世纪90年代后期起,随着通信事业的发展,需要大量单模光纤。长飞必须突破技术瓶颈,才能抓住市场机遇。
        这时,某国际知名公司主动找到邮电部,提出与长飞合作,但要求合作后长飞只生产多模光纤,单模光纤由该公司提供。

        不少人认为,傍上这个“大款”,是长飞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时任长飞董事长周长镛坚决不同意。他敏锐地看到,如果合作了,只生产一种市场很小的多模光纤,长飞就没有技术攻关向前发展和消化创新的动力,会沦为生产多模光纤的工厂。


拒绝了别人,便得自己干出点儿事来。

        1997年4月,长飞公司董事会下达攻克单模光纤生产技术难题的任务。技术攻关人员加班加点,反复试验,半年突破,8个月成功。1997年12月,长飞生产的单模光纤生产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单模光纤生产技术的成功突破,让长飞人清醒地认识到,关键技术是不可能靠市场“换”来的,长飞必须搞自主研发,把关键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
        2000年,长飞成立自己的研发部门。长飞不仅掌握了预制棒、光纤、光缆全部生产关键技术,还自主生产制造设备,甚至连源代码也是自主编写,真正做到了关键核心技术完全自主可控。
        目前,长飞已在缅甸、印尼、南非建立4个合资企业,并积极设立海外办事处,实现技术输出,在海外复制成功的商业模式。


未来希望提到光纤光缆,就想到长飞

        长飞合资公司的外方,先是飞利浦,后是德拉克公司,外方既是长飞的股东,自身也是规模很大的光纤光缆生产厂家,在国际市场上与长飞是竞争关系。
        如何协调这种竞合关系?时任长飞董事长周长镛曾留下“以斗争促合作”的名言,而庄丹则努力寻求双方共同利益最大化。
        “比如在上市这件事情上,高管曾向董事会建议过3次,均遭到否决。因为外方不了解中国资本市场,也不想把自己篮子里的鸡蛋给大家分享。”庄丹说,大家当然也曾感到过挫败,但也要遵守“游戏规则”。只有稳定的股权结构和一以贯之的公司治理制度,才能让企业长远发展。
        坚持不懈地寻求双方利益最大化,长飞最终成功在港股和A股两地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同时在A股与H股上市的光纤光缆企业,亦是首家同时在两地上市的湖北企业。
        “2014年时,我算过一笔账。”庄丹说,截至当时,长飞已经累计交税30亿元,净资产20亿元,股东分红30亿元。也就是说,长飞仅靠1个亿注册资本,产出了80亿元。如此高的投资回报率,应该说让中外投资方都相当满意。在竞合中,中外双方实现了共赢。


长飞的下一个30年会是怎样

        “就像30年前,我没法设想到今天的长飞发展得这么大、这么好一样,我也很难预测长飞的下一个30年会是怎样。但我会尽我所能,带领长飞成为一家真正的国际化公司。”庄丹说,就跟大家一提到手机就想到苹果一样,希望大家一提到光纤、光缆、预制棒,就想到长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