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考入华中大,这个80后用技术让黑夜“看起来”更清晰
2018-07-05 10:46:53
分享到

    1998年,17岁出头的梁琨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

    梁琨笑言,当时并不知道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是学什么的,但他从小就对机械、电子设备感兴趣,觉得特有神秘感。加上90年代末期电子信息技术迎来风口,所以笃定这个专业未来会有很好的发展。

    之后,他考取华中科技大学电信学院信息处理专业研究生和通信与信息工程专业博士生。2009年博士毕业后,梁琨留校任教。

    虽然学的是电信类专业,但梁琨2003年起就开始接触激光和红外。2004年,梁琨赴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欧洲激光实验室担任访问学者。与欧洲科研大牛们接触的过程中他发现,国外高校教授在企业任职的情况非常普遍,有些人既是科学家,又是企业家。

   “科学家的身份,让教授们在企业任职的过程中体现出更强的专业性,更具权威;企业家的身份,则有力助推象牙塔里的科研成果更快走向产业化。”


   “在高校做科研,属于‘仰望星空’,而创办企业,更多的是‘脚踏实地’。”梁琨说,在荷兰访学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的眼界得到了极大的开拓,也萌生了创业的想法。

    2015年10月,梁琨决定创业,他拉来了本科期间就已结识的师兄,以及两位熟悉市场营销的朋友,仅磨合了两个月时间,镭英科技横空出世。

    镭英科技,镭取自激光的英文——Laser(镭射),英则取自于红外的英文——Infrared(英福瑞)。

   “内行人一看就知道镭英科技是干什么的。”梁琨说,镭英科技目前专注于红外产品研发,这是短期规划;中长期规划中,激光产品将唱主角。考虑到目前激光产品成本较高,市场仍待培育,这部分规划仍在做前期筹备。

    梁琨说,实验室里,关于红外技术的科研成果有很多,要制造出一台样机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要实现产业化,就必须考虑稳定性和易用性。


    过去,高端红外技术一直被美国、法国、以色列等国家把控,国内红外企业想进口零部件,要么根本买不到,要么买来的是被“阉割”的产品。

   “要把话语权握在手里,就必须打破技术壁垒,自主把控市场。”梁琨说,红外产品的研发生产有三大核心领域,一是传感器,二是算法,三是整体集成。

    直观而言,传感器相当于人类的眼睛,而整体集成则相当于大脑。眼睛看到的事物,要被识别出来,必须经过大脑处理。


   “我们的优势就在于核心算法。”梁琨说,红外产品多用于漆黑的环境。以红外成像仪为例,如何去除噪点,让获取的图像更加清晰,这是各个企业竞相比拼的看家本领,也是红外成像领域皇冠上的明珠。

    镭英科技搏击市场的杀手锏,是自主研发的“全国产化红外成像系统”。这一系统不仅能集成到夜间监控和测绘设备中,成为安防和勘察利器;也可以应用到军事领域,捍卫国家安全。

   “实现了从无到有,下一步就是从有到精,通过不断优化,让产品得到更多客户的认可。”梁琨说。


    梁琨的名片上,没有镭英科技的字样,互联网上,也甚少能搜到公司的信息。相比创业者,他更认同自己是一名高校教师。与常见的创业公司不同,除创始人外,镭英科技的全职员工只有2人。

   “公司的运作无需太多人参与,有好的科研机会,我更愿意留给自己的学生。”梁琨说,镭英科技是企业,也是华中科技大学电子信息工程系学生的实习基地。

   “去年暑假我一天都没有休息。”梁琨说,在学校里要顾及教学、科研,创业只是日常工作的“搭子”。寒暑假期间,反而能静下心来琢磨产品研发和市场推广,因此舍不得浪费一点时间。


    分秒必争的背后,还透露着梁琨对公司中长期发展的规划愿景。目前,镭英科技正计划介入激光应用领域,研发激光环境遥感探测技术。

   “我们要做的是软遥感。”梁琨说。利用激光遥感探测技术,辅以高效的算法,声呐的弊端将迎刃而解。


    他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激光技术一定会在海洋勘测、水下环境监测等领域迎来风口。而早在10年前,华中科技大学就已经开始研发相关技术,预计今年底镭英科技能制造出样机,投入量产只是时间问题。